江门信息港
健康
当前位置:首页 > 健康

那五年

发布时间:2019-07-13 14:26:39 编辑:笔名

绿杨芳草长亭路,年少抛人容易去。楼头残梦五更鼓,花底离愁九月雨。无情不似多情苦,一寸还成千万缕。天涯地角有穷时,只有相思无尽处。

——写在前面

时光是一条河流,青春并未结束,当脚步离学校越来越远时,内心不免的会有些震撼,五年前那个青春年少的女子已经嫁为人妇,又迎来了她新的一批学生,日子照常进行,恍然的看了下日子,9月4号。

那五年,我们还稚嫩的可爱,小小的学校在海边像是一座孤岛,我们还知道想家,还懂得追逐打闹,还记得上解剖课的恐惧,不知道课桌下藏了尸体,后来杀小鼠,解兔子,我们的心也随着季节变得冷漠,但白色的隔离衣依然是心中美的颜色。

烟台的冬天都会下很大很大的雪,刮很大很大的风,踩在雪上,脚下沙沙作响,其实记忆力的浪漫也不过如此,湖边雪面上出现了一条蜿蜒的小路,通往我们的学堂,我们总是贪玩,时不时的逃课,去摘摘草莓,再去白帆湖喂喂鱼,考试的日子里是疲劳和乏味的,总会抱怨重点画的不全面。每个节日班里总会买好多吃的,不管符合不符合口味,总会吃上两口,再矜持的女子也会开怀大笑。

那五年,再后来我们开始慢慢长大,心也跟着发芽,我们变得有心事,言行和文字里不在洋洋洒洒,会发现其实这个学校并不大,可是在班级里仍然还有好多同学没有说过话,我们会去海边烧烤,会有篝火晚会,会谈谈情,恋恋爱,会去昆嵛山还有芝罘岛,毕业那几天一直没有去看看,桥下是不是还有那片小舟,也许幸好没去,在与不在又会怎样,那段生活,那些友情,爱情,到都没有经得过沧海桑田。

那五年,我们好多人开学都要坐二三十个小时的火车,会很累,可是见面后还是那么欣喜,慢慢的我们有了学弟学妹,再后来我们离开了烟台,也告别了那片海,滨州的日子我们还是在一起,医院学校两点一线,食堂的大盘子还有小卖部的煮面,学校里变得车来车往,每次去办公室开会,都要经过一条马路,图书馆的桌上还是铺满了各种医学书。

再后来,离别就开始预演,我们开始实习,我在那个燥热的城市,恰好又接触了好多授业恩师,我喜欢她们的样子,没有强取豪富,没有挥刀霍霍,喜欢她们温文尔雅。落落大方的姿态,那是这五年里饱满的日子,遗憾居然没跟自己喜欢的老师上过夜班,这样的生活便也匆匆结束了,结束实习的当天,在医院呆到了很晚,从那以后也就结束了与这个行业的诸多情缘。

那五年,度过了美好的大学时光,就是在那里,遇见了一辈子都想好好珍惜的过去,现在回想起来,那段日子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,也没有什么刻骨铭心,更没有什么才华横溢,我们大家都一样,可是终我还是没有留在那里,我的生活像无法停留的风,也许是我不够勇敢。但凭着一腔执念走下去,写在这里不是祭奠也不是怀念,只是为了结束青春盛宴,你若安好,便是晴天!

检查前列腺脓肿的方式有那些
黑龙江专治男科研究院哪好
云南的癫痫专科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