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门信息港
科技
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技

菊韵走进霞光里的老人小说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4 01:22:30 编辑:笔名

那是一个下午,蔚蓝的天空,一朵云彩悠然地向远方飘逸。西坠的太阳,给千山万壑披上薄薄的金纱。田野,金黄色的麦浪,随风一波接一波,向远方荡去。看来今年又是一个大丰收了。我背着书包,哼着《歌唱祖国》的歌曲,目视正前方,像解放军那样正步走。说句心里话,我做梦都想当一个中国人民解放军!也听说当兵,年龄小也要十八岁呀,可我才十四岁,急死人了!  我的这个理想与我们村的李志杰大伯有关系,听大人们讲,他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某部连长,参加过辽沈战役和平津战役,尔后随军南下,雷州半岛解放后,又转业广东省紫金县任县委书记。在1960年中国人困难的时候,他辞去职务回到他的故乡李家河村。村上人上有的人说他是瓜子(傻子),可是我不这样认为,因为他的脑子里有很多很多的战斗故事呢。今天是周日,我一定去他家听他再给我讲个解放海南岛的战斗故事。  走着,想着,前面一个熟悉的身影,出现在视野,啊!这不正是大伯吗?急忙奔过去,他也发现了我,急忙喊:“新胜,你崽娃子,不好好念书,咋光往回跑呢?”  “大伯,今天是星期日,你不信了回去问我一三兄弟去。”我眨着眼睛,笑着说。  “什么乱七八糟的一三一四的?把大伯我捣糊涂了。”  盯着大伯困惑的目光,我笑了,这才给他解释我们三个号伙伴的编码名字。  那还是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,和我是一级的建勋、大伯的儿子广金看了电影《林海雪原》后,很受感动,尤其听大伯说,《林海雪原》电影就是反眏他们四野在东北剿匪的事,我们更崇拜中国人民解放军了,发誓长大一定要当解放军。还是我提议:我们三个共同的理想长大了当兵,因为解放军部队的番号都是阿拉伯数字,我们三个名字也用阿拉伯数字。我给他两个解释:开头数字是81,因为有个81建军节,建勋比我大一岁,叫811,我比广金大一岁,我叫812,广金当然就成了813了。  大伯听了我的解释,笑得前仰后翻,然后右手食指点着我,亲昵地骂道:“你三个崽娃子不得了了,小小个毛猴猴娃整天光想当兵,不好好学习,没有知识当兵都不是个好兵,看来今后我再不能给你三个崽娃子讲打仗的故事了。”  我急了,大声说:“那不行,不行不行,非讲不可!”  大伯佯装生气地说:“唉,这真正就像人们说的那样,吃屎的把拉屎的固住了!”说罢,把头上的旧草帽扔在路边。  这下我懵了,不知说什么好,从我理会事那天起,他从来没有这样对待我呀!  在我们这个六十户的村子里,我们两家关系。因为我是三岁丧母,外婆抚养,舅舅原来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野战军,也叫中国人民解放军野战军,简称一野,解放后,舅舅所在的一野工程师一个师全部转业到“二机部”(原核工业部)。舅舅比大伯小两岁,有着共同的军旅生涯,舅舅无论是从兰州还是青海回来,进门放下行李,个就去大伯家看望他。不管谁在谁家聊天,动不动吃住在对方家里,第二天才回来。也许是大人的影响吧,我去他家玩、听故事见饭就吃,天黑了也就干脆睡在他家。可是从来没有见老人家这样凶巴巴的。垂下头,泪水悄悄地滚出眼角,流到脸颊。  “呵呵,这点打击就受不了了咹?”大伯笑声叩着我的耳膜:“你就这样还想当战斗英雄?瓜娃,你没有听我给你讲过英雄流血不流泪吗?”  我默默地点了几下头,他确实说过这样的话!  倏然,一个严厉的声音在我耳畔回响:“王新胜同志,命令你马上抬起头来!”  也许是看的战斗电影、小说和听大伯讲的战斗故事多吧,我也本能地用衣袖抹了一下脸上的泪水,猛然扬起头,双脚“咔”地立正。不知是我的动作滑稽 还是认真。茫然中,大伯爆发出一阵豪爽的笑声。猛然抱着我,满腮胡茬的嘴巴,在我脸上亲了两下,连连说:“大伯就爱像你这样聪明的娃!”  这时,我也破涕为笑,大声问:“大伯,你还给我们讲战斗故事吗?”  “给你们讲,我给你们讲呀,你放心吧!”大伯拉了我一把认真地说,“大伯现在就给你讲吧。”  我高兴得跳起来,拍着手喊:“真的?”  “谁哄你就是大狗!”大伯话刚落点,拉我坐在他草帽上,我急忙站起来问:“我们玩的时候,经常说拉钩拉钩,谁哄人是小狗嘛,还没有听人说谁哄人是大狗呢。”  “这有啥奇怪的?大伯今年都七十五的人了,难道不是个大狗?”说完,他自己先笑了。  “大伯,你说话真有意思噢!”我也笑了。  原野,恬静安谧,我们快乐的欢笑声,随着麦浪荡漾……  “大伯今天给你讲一个你从来没有听过 的故事,好吗?”  “好呀,好呀!”我从来没有听过的故事,战斗一定很激烈而动人的。  老人迎着夕阳,稀疏的白发后拢着,满是皱纹的甲字形脸庞,花白胡茬的腮帮,夹杂着白眉毛的浓眉,这双深陷的眸子的目光炯炯,凝眸远望着夕阳,没有丝毫的倦怠衰老的感觉。啊!这幅坐式和电影里看到的英雄近景画面一模一样啊!  老人坐在草帽上,我跪在他脚下,双臂搭在他的膝盖,凝神谛听。  确实,大伯讲了一个从来没有给我们讲过的故事。那是四野解放了海南岛,有一大批部队的干部转业到地方政府,他也到广东的紫金县任县委书记。大伯参军前是地主家的放牛娃,不识字,在部队上了文化速成班,在战斗的空隙间也没有忘记认字,可以看军用地图,写工作报告了。他很聪明,看一遍地图,就马上可以在沙盘(地形模型立体图)上找到地图上的地方。这点团长都很佩服,几次要把他调到团部,都被他婉言谢绝了。大伯当县委书记也与团长推荐有关系。当团长把这个消息告诉他的时候,他急了,出言不逊:  “老团长,我的老底你不知道?说轻点,你是赶鸭子上架,说难听,你这和想失塌我有啥两样呢?我跟你从长白山打仗到海南岛,不管是团部还是营级领导命令,我都是服从,可这一次我不听你们的了!”  “哈哈,怎么刚调你到地方,你就翻眼不认人了?”团长收敛了笑容,神情严肃了,“老李,想想那些牺牲了的同志,你不会有这样的态度对待上边的工作安排了。”  大伯垂下头脸红了,沉吟片刻,才嗫嚅道:“对不起,老团长,我是怕自己能力不行,成事不足败事有余。”  “你放心,我让地方给你配一个很有文化的秘书,你要虚心向人家学习,就会一定搞好工作的。”临走,又语重心长地说:“你好好把毛主席在七届二中全会上的报告好好看看。”  大伯点了点头,“我一定好好学习,还要虚心向其他同志学习。”  果然,县委给大伯配了一个西南联大的一个男生小王。有一次县委要召开扩大会议,小王按照大伯写的提纲写了讲话稿,因小王有事在开会前才把稿子交给他。他没有提前看一遍,就直接在主席台讲开了。报告里有一句话“我们一定要忠心耿耿地干好工作,不辱党和人民赋予我们的使命。”大伯不认识耿耿两个字,也许小王为了他看清,一笔一划写的很工整,耳和火两个偏旁之间的距离也不是很紧密。当念到这儿的时候,大伯打住了,脑子在高速运转:“这耳火耳火,是什么鬼话,谁能听懂呀?”蓦然,他想起那次去小王的房子里,听到他正在念的一篇古文时就有什么耳的发音。耳火耳火,肯定就是一句什么文言文。对你这个去部队前,斗大的字一个不识的人来说,你李志杰不知道的东西实在实在太多啊!小王写的没有错,你照念就是了,下来再请教“耳火耳火”在古文里的意思。想到这里,心里很有底气,清了清嗓子,盯着桌上的稿子,声音洪亮:  “同志们,上面我讲的很多,但是,我还得特别强调一下,我们的共和国才成立,很多东西要学习,很多工作要我们去做,我们一定要忠心耳火耳火地干好工作,不辱党和人民赋予我们的使命!”要是往常,这慷慨激昂的言辞,肯定会唤起暴风雨般的掌声,可是今天的掌声却是松松垮垮的,这是怎么一回事呀?  环顾会场,不由心一沉。尤其年青干部有的头垂到桌底下,有的用手掌捂住嘴巴爬在桌面,更令人费解的两个大学才毕业到县委工作的女生戴玉、李琳坐在一排,像发生了火警似的冲出后门。  主席台左边放着一张办公桌,坐着做会议记录的小王和另外一个办公室女秘书韩芳,当大伯的目光转到这里的时候,只见小王面色通红,旁边的韩芳捅了他一拳头,仿佛也不理会,只是身子摇晃了一下,还是那副面红耳赤的狼狈相。  幸好,副书记开始就大伯的讲话做了进一步的阐述。  ……  “新胜,这就是我只当了两年县委书记,后来就在县医院当院长到1960年中央号召大办农业,我就辞职回来了,一来响应中央号召,二来我也可以给我家你婆尽孝了。除了我家大人外,村上人至今也不知道这些内情,你是个知道了的人。”  老人家长长的叹息了一声,我也向大伯保证不给别人说大伯的那些事。  “好!大伯相信你,才给你说这些陈芝麻烂杏的事。”  老人喘了喘气说:“我记得你给我说过好几回,你要是赶上那个打仗的年代多好呀,你就会像我一样成为战斗英雄呀,你说过这话没有?”  我点了点头,专注盯着他。大伯推了我一下说:“快起来,你爬在大伯的膝盖上,把我的腿压麻了,”我急忙站起来,扶他也站起来,我又急忙弯下腰给他揉了揉膝盖,直到他说腿不麻了,我才住手。  他满意地笑了,拍拍我的头说:“伯也知道你是个孝子,你特别爱看书,爱思考的娃,你将来就是那种德才兼备的人!你不要认为,只有枪林弹雨才出英雄呀。在全国快解放的时候,中央召开的七届二中全会上,毛主席说,夺取全国胜利,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步。”他又笑着问我:“全国胜利这是仅仅是万里长征的步,那么第二步第三步第四步呢?,以及后边很多很多步,靠谁?靠我们这些走步的人继续走上去吗?不可能呀,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会永远活下去而不死的人!”  我盯着老人家一脸认真的神情,听着他又说:“那么第二步第三步第四步呢?就是靠你们长大了,好好念书学下真本事的人来完成呀,所以我娃要好好念书,学下真本事,跟共产党走,你当个英雄没有一点点问题。在咱村你这一等娃里你是灵性的娃,我相信你将来一定会有出息的。”  我激动得热泪盈眶,扶着大伯的右臂,他竟然甩开我的手,迎着夕阳,健步走到我的前面了。  这时,西边天际,夕阳依然放射出耀眼的金光,燃起炫丽的火烧云,老人走进霞光里…… 共 392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

二胎怎么生个男孩
昆明哪家治疗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好
云南癫痫医院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