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门信息港
旅游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旅游

轩辕夜正文第七十九章龙

发布时间:2020-01-23 12:15:24 编辑:笔名

轩辕夜 正文 第七十九章龙?

水流越来越近,越来越快。就在快要接触到夜晓时,那股水流不再隐藏,两只猩红的眼睛睁开,张开大口朝夜晓咬了上去。就在快要接触到夜晓的瞬间。阴阳界开启,回过头来的夜晓,将手中的雷切狠狠地砸了上去。

潭水导电,水中的雷切扩散的更加快速。当雷切与那冲上来的水流对撞时,瞬间扩散,电的那妖兽开始痉挛,在水中不停地扭动着身子。

寒潭中,神识探查范围有限,起先夜晓并未发现异常,只是当这畜牲近身时,夜晓才感到这家伙的存在。趁着它出嘴攻击,夜晓的雷切也是扔了出去。随着雷切的蔓延,夜晓这才看清这怪物的形态。

龙?

怪物并不是隐身,只是身体颜色与这寒潭池水一般无二。除了那猩红的眼睛。不然夜晓也很难发现。神识只是探个大概。看着眼前的这只长虫让夜晓极为震惊!身长丈余,比自己见过的黑鳞蟒还要粗壮许多。四只脚,头上长有两角。

真的是龙?这里竟然有龙?随及又被自己否定。那可是神兽,怎么可能会被雷切打的如此?细看之下,才看出端倪。两只角并未分叉,只是一只蛟而已,还没能化龙成神。同样是个幼崽,夜晓虽然不是对手,但也奈何不了自己。

夜晓看清这长虫之后,便赶紧逃去。虽然仅有王级实力,但是在这寒潭之内,自己也只有逃跑的分。夜晓拼命地逃,而那缓过来的冰蛟也是追了上去。很快便堵住了夜晓去路,紧接着那粗壮的蛟尾便甩了过来。

速度很快,丝毫不受这寒潭限制。夜晓却是不能,行动迟缓。躲闪不及,只能再次催动雷切硬抗,还是将夜晓给抽飞老远,才勉强停下。夜晓被抽的气血不支,趁机袭来的寒气也是不慎入体,体内阴阳二气与寒气不断对冲,阻挡着寒气的蔓延。

冰蛟虽被雷切撞得在水中翻涌了几下,确无大碍,很快便又冲了上来。夜晓拼命向岸边游去。再打下去的话,自己还没出手,恐怕就成了它果腹之物。

冰蛟再次袭来,夜晓躲开了那张开的大嘴,手上的雷鞭也是朝着蛟身七寸抽去。雷鞭结实的打在冰蛟身上,却并未造成丝毫损伤。摇了摇头,看来蛟打七寸果然无用。身后的蛟尾,再次朝自己袭来。夜晓调整身形,硬接了蛟尾一击,将自己朝着寒潭出口抽飞开去。

冰蛟知道上当,极速上前追赶。夜晓有了冰蛟这一尾之力,自己更是催动全力的冲了上去。就在那冰蛟张开的大口快要将自己吞下之时,分身催动着雷切主动迎了上去。夜晓借机跃出了寒潭。

还未上岸,分身并没有拖住多久,冰蛟也跃出了寒潭。张开的大口闭上之时,咬掉了夜晓的外衣后跃了回去。

夜晓险脱蛟口,趴在岸边喘着粗气,暗道好险。看着冰蛟没有在露头,夜晓才放下心来,这货不敢出水。整理了一下,朝部族走去。

此时已是天黑,夜晓一个人走在路上。一直在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。当它跃出寒潭,咬向自己的瞬间。夜晓清晰的感觉到一股毁灭的力量。天空中突然出现的雷云,死死的盯着寒潭。当冰蛟再度入潭时,那突然出现的雷云又瞬间消失了。

一个尊级妖兽的幼崽,远离家人,独自生活在此处。当探出寒潭时便会有天雷降世。不让它跃出寒潭半步。让夜晓不由的联想到在楚河深处不敢入海的鳌鱼。到底是什么在限制它们的自由?

夜晓依然想不通,不过和自己没多少关系,也就不再去考虑。看着冰蛟并不像可以蛊惑人心的存在,感觉唐娇的反常应该与其无关。难道这潭底还有其他的存在?

算了,有内只长虫在,自己还是谨慎一些,在想别的办法吧。

当夜晓离开寒潭返回部族驻地时。让自己意外的是,那只被自己拔了毛的狮子躺在一边睡觉。夜晓看着丑狮子,神识探查部族,并无异样,只是多了一队外族人而已。这才放下心来,满脸贱笑,朝睡觉的狮子走了上去。

当远山贺还在与离水原在厅内商议这次联姻之事时,忽然被外面狮子痛苦的嚎叫打断。不知是何事的两人,赶紧赶了出去。当二人出门时,看见狮子趴在地上痛苦的哀嚎,夜晓正骑在身上一根根的扒着狮子毛。

远山贺大怒,不再管身旁的离水原,直接冲了上去,喊道:“王八蛋,给老子滚开。”夜晓看着冲过来的远山贺也是放下了地上的狮子,冲了上去。二人在空中对碰了一下,便各自退开。立在两边。

当二人站定后,那空中两人对碰的能量才扩散开来,震得围观的人们纷纷抬手遮蔽。一切落定后,夜晓开口说道:“大个子,你又来憋什么坏来了?”

远山贺怒道:“王八蛋,你再动我的狮子,我就跟你没完!”

夜晓:“看你就不是什么好鸟,我告诉你别打唐娇的主意,不然小爷跟你没完。”

远山贺:“你再敢拔我狮子一根毛,我就把你所有毛都拔干净。”

夜晓:“你长得这么丑,就算你有企图,唐娇也会不为所动的,你还是放弃吧。”

远山贺:“我警告你,离我的狮子远一点。我们远山氏可不是好欺负的。”

夜晓:“主要的是你也打不过她,她不会喜欢你的,你还是走吧。”

远山贺:“你不要太过分,想打架吗?”

夜晓笑着说道:“好主意。”说完就冲了上去。一旁的离水原看见二人各聊各的,还都挺嗨,一时也插不上话。看着二人终于聊到了一起,却又不得不出手阻拦,这两人要是真打起来,能把整个部族给我拆了。

远山贺经过离水原的阻拦,这才冷静下来,险些又因为这小子坏了自己的大事。也懒得再和他纠缠,在离水原的陪同下进了屋子。夜晓要跟进去,却被离水原拦住了。

夜晓看着前方不屑的看了自己一眼,便大摇大摆走进去的远山贺,夜晓用拇指比了一个刎颈的手势后离开了。

大厅内,两人还未继续谈话,便听见一声狮吼从远处传来,后面紧追的夜晓喊着:“你个丑猫,有本事别跑!”远山贺听到后,再次放下离水原站在门外喊:“臭小子,你再敢动我的狮子,我跟你没完。”

“你打不过我。啦啦啦啦啦啦!”

远山贺在门内剁了一脚,却没有追上去。走回看着离水原,声音也没有了之前的客气,语气不善的说道:“族长考虑的如何?这庄亲事族长可还同意?”

离水原自是百般不愿,离水家千年才出了这一个冰寒体,怎能随便嫁与他族。但是远山氏的势大,自己又不好得罪。一旁的远山贺见离水原迟迟不开口,以自己的尿性,便知道了这个窝囊族长在想什么,接着开口威压道:“族长,山熊氏如今可是依附在我远山氏下,你杀了他们的族长,我们远山氏可是师出有名。”

话说到一半看着离水原还在犹豫,接着开口道:“太难听的话,就无需我多说了吧,太伤情分,不利于联姻。”看着离水原那忧郁的脸色,远山贺继续猛攻开口说道:“若是咱们两家联姻,你们离水氏的土地可以收回不说,有了我们远山氏的姻亲,您在这里也能更好地休养生息不是?”

在远山贺打一巴掌便给一颗甜枣的猛烈攻势后,离水原虽未答应,但也是松口。远山贺见已然差不多,便开口说道:“还是请族长,好好想想吧。不过,我可没有太多耐心,是战是和,就看您一句话了。我明早来等您答复。”说完也不待离水原开口便起身离开。

“不劳族长相送了。”

离水原刚起身便被远山贺拦了下来,自己大步迈了出去。只留下呆坐在厅中的离水原。坐了很久,才派人将族中主事之人,全部叫了过来。

“王八蛋,老子的狮子呢?臭小子,你给我滚出来!”

远山贺走出大厅,便召唤自己的坐骑,只是如何吹口哨,都是不见狮子前来,知道不妙,才开始嘶吼,试图找到夜晓的位置。屋内的离水原听见了远山贺的嘶吼,便知道夜晓又惹事了。懒得搭理,只是等着众人来此议事。

远山部族随从,听见远山贺的喊叫。赶忙走了过来。行了一礼禀报道:“禀报,少族主。那个外族人抓走了您的狮子,还把我们的马也是尽数掠走,小的们抵挡不住,损失惨重。”

远山贺看着鼻青脸肿的手下开口喊道:“一群废物,赶紧给我去找!一定要将内小子给我找到,不能让我的狮子出事。”

就在大家都在全力搜捕夜晓只时,此时离水寒潭岸边。一群被捆缚住四肢,无法动弹的马匹还有一只没毛的狮子被堆在夜晓身后。夜晓听见了远山贺的嚎叫,却是丝毫不在乎,满脸邪恶的笑容向这这群身后被限制住的畜生走来,接着一只一只的扔进寒潭里。

此时的寒潭里,与夜晓交手的内只冰蛟正在寒潭水面来往穿梭,接着夜晓扔下来的吃的,全部吞下肚子。

狮子,在冰蛟的威压下颤抖着。夜晓慢慢的走了上来开口说道:“要怪就怪你的主人太丑了吧,我是看着他的面子才打你主意的。”说完也不管狮子听没听懂,挥手扔了下去。

寒潭再度恢复了平静,夜晓坐在潭边与寒潭内的冰蛟对视着。

中江县人民医院怎么样
北大口腔四门诊预约挂号
贵州去哪里治癫痫
郑州牛皮癣专科医院怎么样
盐城诊治白斑病医院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