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门信息港
生活
当前位置:首页 > 生活

北京群租户若非生活所迫不住这鸽子笼

发布时间:2019-11-09 17:38:52 编辑:笔名

北京群租户:若非生活所迫 不住这“鸽子笼”

一处住房被布帘、玻璃或木板隔成十几间甚至更多的小隔间,一屋内摆放多张床位出租,这就是 群租房 。

2014年,北京拟 出狠招 、 下猛药 ,力争基本杜绝群租房这一违法出租现象。群租户们目前状况如何?

由于政府出了规定,目前品牌房产中介不做群租房生意,但如果有需求,并不难找到群租中介。在潘家园、蓟门里一带小区,许多居民楼的单元门口或者路边电线杆上贴着隔间和床位招租广告,打过去,对方均表示,床房均有,随时可租。这些群租房大都是将两到三居室的客厅、主卧或者厨房改造成更多隔间。对于 群租被查处 的担心,中介坚称这样没风险: 真正违法的群租是指那些把房间隔成十几个小间,住一二十人的情况,而我们这样的至多隔出五六个,隔断后单间又不超过2人住,不违规。

跟着中介走进群租公寓,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紧紧挨着的房门,一扇扇房门紧闭,房内光线幽暗、空气浑浊,仅有的过道和卫生间等公共空间里弥漫着湿气,电线沿着墙头缠绕,而屋内空间拥挤,一般只有四五平方米,仅容得下一张床铺和一张小桌子,床和桌的间隙有的还走不了人。

不少地下室里的小旅馆也在做群租生意。走进蓟门里小区一处地下室改造的旅馆,前台接待热情地介绍,这里有30多间房,其中多人间的床位可以采取群租的方式,租住时间可长可短,以四人间为例,一个床位每月350元,一月交一次租金。

在前台的带领下走进了14号房,只见10平方米出头的房间里满满当当地放着4张单人床、2张小桌子,床上的被褥和各种衣服、包包混在了一起。地板上杂乱地堆放着几双鞋子、插满了电源的插线板,还有一个没盖盖子的小电饭锅。屋内还拴了两根绳子用来晾晒和挂衣服,想要插脚走进里面并不容易。前台说,这样的群租房很抢手。

群租房让人担心的是安全。 人多东西多,怕用火,不让烧煤气,只能用电。 租户王女士一边用电磁炉煮面,一边说出自己的担心。不少群租房门贴上了 禁止用电 的提示,但很多人还是会偷偷使用电饭锅等大功率电器煮饭。

脏、乱、差,治安和消防隐患多,现在政府又明令整治,为什么还要住? 我在小区附近的一家餐饮店做服务员,每月的收入才2900块,除去每月要汇给老家的1000块,吃穿住用就全指望着剩下的1900块了,那舍得去租单间啊,能有个睡的地方就不错了。 在蓟门里小区地下室租住的李莉一语道破: 如果不是因为生活所迫,谁会愿意住在这样的 鸽子笼 里?

多数群租户都是类似的心理。 我是来北京复习考研的。 陈鹏宇在明光北里小区租了一间隔断间,月租600元, 海淀这边大学多,去咨询考研的事情方便些,而且我旁边就是一所学校,可以去蹭食堂便宜的伙食。 小陈解释道。 我这里紧邻肿瘤医院,每天都有全国各地的病人和家属涌来看病,把房间隔断出租或者租个床位给他们短租,我赚钱他们也方便看病,不正好一举两得么? 在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附近散发租房小广告的一中介告诉,华威西里23号楼有床位供短租,平均一个床位按50元每天收费,根据房间是否向阳、有无外窗等具体情况价格可微调。

工资较低的打工族和刚毕业的大学生、没有收入来源的考研大军、甚至外地赶来看病的病人和家属,在北京大都愿意选择这样廉价的群租方式。

前不久,北京市公布了首批35个市级重点挂账治理的小区名单,将在春节前后集中整治。租房中介坦白: 一般春节过后,租房需求大涨,房价平均都要上调200元,如果到时候真赶上政府对群租房的严管,隔断少了,次卧和主卧那还得涨价呢。

为了减少居住成本而不得不群租的人们,对 严管群租 有些惆怅和无奈: 真的不希望取缔群租,要是取缔了,就这点收入能去那里租房呢?

更多资讯来源:生活江苏、江苏、江苏、江苏

通讯
配饰
西餐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