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门信息港
生活
当前位置:首页 > 生活

主角是允稷宋茗微的小说出世

发布时间:2020-09-25 15:23:36 编辑:笔名
主角是允稷宋茗微的小说

这里提供主角是允稷宋茗微的小说名字叫《鬼眼阴婚:爱妃血好甜》,该小说节奏紧凑,内容精彩,允稷宋茗微小说章节精彩节选:他对着宋茗雪施了1礼,道:“我是来看茗微mm的。”宋茗微几近煞白了脸,惊骇地往后倒去,不料双腿被椅子狠狠1绊,后脑勺重重地往后磕去。东珠进门的时候见着这一幕,吓得捂住了嘴。

精选内容:

她从未如此咄咄逼人,更没有如此决然冷酷,那些婆子无不是面面相觑,这阁老府中的庶女历来都是谨小慎微,何尝如此厉声厉色。

如此,她们倒是不敢上前去绑了宋茗微。犹豫之间,听得一个管事嬷嬷道:“夫人,雍亲王和玄亲王也来了。”

曾氏听到这两尊大佛,手微微1颤,转眼看向宋茗微,见宋茗微浑身的力气仿佛散尽,脸色煞白如鬼地倒了下来,心里便是1急。

“把她给我拉起来。”

宋茗微将身边一个婆子推开,将衣衫裹好,移动着没剩下几两力气的双腿缓缓站了起来。

红烛一直趴在窗口上,听到了镇国公世子来访,她立刻朝宋茗雪走去。

“大小姐,是世子来了。世子怕是来看你的。”

宋茗雪吃了药,有些神情委顿地坐在床头。

这会儿听到了世子两个字,立刻站了起来。

“世子,是世子来了?”

还不等红烛给她梳妆,宋茗雪就冲出了屋子。

“小姐,小姐。”坏了,红烛忙跟了出去。

曾氏见女儿冲了出来,暗骂了1句,就道:“还不快把大小姐给拉回来。”

几个丫环愣了下,这才发现冲出去那不修边幅的女子竟是大小姐。

待他们追去,宋茗雪已撞在了1人身上。

宋茗微见着那一张俊雅清秀的脸,霎时冷汗涔涔,1双腿几近站不稳了。

“好冷。”宋茗雪被激地浑身1颤,她抬头见着的正是心心念念的世子,便痴痴地笑了起来。

“世子是来看我的吗?”

盛怀安的唇角挂着浅浅的笑,公子如玉,世上无双。

他对着宋茗雪施了1礼,道:“我是来看茗微mm的。”

宋茗微几近煞白了脸,惊骇地往后倒去,不料双腿被椅子狠狠1绊,后脑勺重重地往后磕去。

东珠进门的时候见着这一幕,吓得捂住了嘴。

可转眼,她就看到了宋茗微被玄亲王扶住了肩。

“师父?”

宋茗微惊魂未定,神情恍惚,看到眼前之人眼中隐隐泄漏出来的耽忧,只觉得无穷的委屈。

她今天差点活不成了。

只那末一瞬间,方才狠狠憋住的眼泪一瞬间就落了下来。

她顾不得其他人在场,扑在了玄亲王的怀里,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。

“师父……”

玄亲王的身子微微1僵,他一动不动地站着,双手握紧成拳才扼住想要揉捏她的冲动。

“放手。”

1声突兀的声音闯了进来,宋茗微微微错愕地抬起头来,见着玄亲王乌青的脸色。

“怎样是你?”

宋茗微立刻将他推开,手方一触及他的胸口,就酥酥麻麻,身子1颤,小脸顿时绯红含Chun。

宋茗微惊骇地跳开,那模样仿佛玄亲王是那洪水猛兽。

玄亲王黑了脸,眼光瞥见了宋茗微青黑的眉间,冷声道:“你今天又遇到鬼了?”

他怎样知道?

又?

宋茗微还没来得及思考,却听到了师父允稷的声音。

“茗微,清心诀。”

只见,宋茗雪被推了过来,宋茗微扶住宋茗雪,眼睛却在寻觅允稷的身影。

允稷身上的赤红僧袍甩了出去,牢牢将宋茗微和宋茗雪包裹起来。

而盛怀安那清白英俊的脸瞬间扭曲了下。

曾氏不明所以,这几尊大佛本日来这儿是来斗法的吗?

宋茗微闻言,念念有词了起来。

红其称病撤退的理由不算高明烛正在宋茗雪身侧,听到了这清心诀,眼神突然茫然了起来,她仿佛想到了甚么,红润的小脸瞬间煞白。

“不,这不是真的!”

红烛听到了自己的声音,看到了曾氏看过来的疑惑眼光,立马捂住了嘴。

一定是她记错了。

红烛知道,只要她说出了看到的一切,就会被夫人寻一个由头剪了舌头。

但是,宋茗雪却尖叫了起来。

“滚,滚!”

只见宋茗雪疯狂地踢着腿,好半晌她才怔愣地看着眼前的宋茗微。

“这是哪儿?”被袈裟遮住了四周,宋茗雪不知道身在何处。

“大姐姐,你从马车上摔了下来,听母亲说车夫阿荣摔下马车死了。”宋茗微提示道。

“死了?他是怎样死的?”宋茗雪捉住宋茗微的手,紧张兮兮地问着。

没等宋茗微回答,眼前突然1亮,宋茗微见到了那赤红袈裟再次裹在了允稷身上,便朝允稷走了过去。

“徒儿给师父请安。”

允稷点了下头,眼光落在了宋茗微额头上寻常人看不到的黑气。

曾氏见宋茗雪恢复了清明,却古怪她对宋茗微的态度,她不该是当场就掐宋茗微的脖子吗?

“娘,阿荣死的时候,脑袋可还在脖子上?”

曾氏被她问地古怪,“是磕破了脑袋死的,头自然是还在脖子上的。”

宋茗雪身子1僵,脸色惨白如纸,心漏跳了1拍,好半晌都没敢再开口。

到底是她做梦了,还是那事是……

宋茗雪不由得看了眼红烛,红烛已没了人色,却牢牢捂着嘴巴。

宋茗雪瞬间也随着白了脸,她是了解红烛的,红烛这人经不住吓,这会儿定是怕说出甚么才捂住嘴的。

果然,她本日遇到了邪祟!

这样的事,越是高门大户越不能说,宋茗雪在曾氏的追问下,含糊地说是自己贪看路边的风景,探出头去才摔下马车。

“你不是说是茗微买通了阿荣让你失事的吗?”曾氏狐疑地看了宋茗雪一眼,女儿前言不搭后语,莫不是遇到了甚么不能说的事?

宋茗雪手指微微1颤。

她眼光1转,看向了宋茗微。

邪祟竟是要借自己的手,害宋茗微吗?

宋茗雪觉得额头有些痒,摸了上去,脸色瞬间沉了下去。

那是一块足有一个铜钱大的疤痕。

宋茗雪险些歇斯底里,她破相了,这要算在谁头上!

“娘,我记不清楚了,许是撞坏了头,这会儿难受了。”

终究,宋茗雪没有将自己所看到的告知曾氏,这样含糊不清的话语,更是没有洗清宋茗微的嫌疑。

但,到底没有将宋茗微定下罪名,宋茗微只是被禁了足罢了。

宋茗微微微垂头,双手却拽成了拳。

“师父,您可以不可以教我一些工夫?”

允稷低下头来,他的眼光幽远而平静。

但那神情,却是对自己的小徒儿起了淡淡的怜惜之意。

“这个,是法诀,好好练。”

丢下1本书,允稷便走了出去。

盛怀安朝宋茗微一笑,这一笑,笑得宋茗微浑身发寒,她几近下意识地就要念清心诀。

盛怀安却转过头去,面上的神情僵硬地盯着宋茗微身边的玄亲王允祀。

“我劝你收手。”

允祀站在了宋茗微身前,将那一股寒凉的视野挡住,宋茗微突然觉得眼前这宽阔的背竟如暖阳,使人浑身舒慰,一片泰然。

“我是不会放手的,她注定是我的……”

想要软肝吃什么药
肝纤维化吃什么药比较好
肝硬化需要全疗程用药吗
肝纤维化是否需要全疗程用药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