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门信息港
体育
当前位置:首页 > 体育

我女儿是鬼差第八章我是谁我在哪里

发布时间:2020-01-23 11:01:31 编辑:笔名

我女儿是鬼差 第八章 我是谁?我在哪里?

徐乐敏锐洞察到了对方话语中的关键词。

他用的不是“竟然”“居然”这些表达惊讶的词汇。

果然。

这个词就比较有灵性。

结合当下语境,再联系这小子之前的作态,答案呼之欲出。

在来之前,孙三就认定徐乐能看到鬼。

那么问题就来了,双方都这么多年没联系了,他凭什么能做出这样的判断。而且退一步说,就算徐乐从小就能见到鬼,但他压根也不认识这女人啊。

孙三今天把他叫过来,又是怀着怎样的心思?

徐乐拖了把椅子坐到孙三面前,敲了敲桌子:“解释一下?”

“哈哈……你果然能看到!你果然能看到……”孙三就像失心疯一样狂笑着,对徐乐的话置若罔闻。

徐乐踢了他两脚见没反应,就拿起地上那瓶没开封的二锅头,打开盖子,对着他脸倒了下去。

“咳咳……”

孙三被呛得剧烈咳嗽,狂翻白眼。

徐乐收回瓶子,看着他。

片刻,孙三才喘着大气坐起来,然后一脸茫然地看着四周。

“我是谁?”

“这是哪里?”

“天哪我是穿越了……”

“啪!”

话没说完,一个结结实实的巴掌甩在他脸上,把孙三直接打懵了。

徐乐斜着眼看他:“没看出来,你小子还是影帝?”

孙三终于意识到蒙混不过去了,用力挤出两滴眼泪之后,抱着徐乐的大腿痛哭:“哥啊,弟弟这也是被屋子里那家伙逼的走投无路,才想着找您的啊!”

“拖着我一起死?”徐乐冷笑。

孙三的嘴皮剧烈抽了一下,强笑道:“哪能啊!您肯定是误会了。”

“误会?”

徐乐坐直身体,顺手就要掏口袋里的红双喜,转念一想,又塞了回去,捡起地上那包黑利群,抽出一支,点上,用力吸了一口。

“呼……”

徐乐慢悠悠喷了一口烟,做了个“请”的手势。

“那你解释一下屋里那个……碎掉的女人?”

一听到那个女人,孙三就不受控制地哆嗦了一下,脸上有着明显的抗拒情绪。

但看徐乐那副肆无忌惮的样子,孙三终还是咬了咬牙,说出了事情始末。

原来徐乐当初离开之前,有托付一些混子照顾下他这个小兄弟。孙三这小子人机灵,没几年就上位了,摇身一变从一个小混子,变成了小头目,做的事情也越来越出格。

照片中的姑娘,就是孙三在那段时间认识的,双方可以说是情投意合,小日子过的相当愉快。

然而好景不长,两口子在一起,多半会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发生争吵。

这样的情况一旦持续太久,到终爆发,结局,就不是双方能承担的了。

终,两人在一次激烈的争吵中结束。

孙三失手把她杀了。

冷静下来之后孙三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索性一不做二不休,把女友的身体切成无数块,分别藏匿起来。

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孙三几乎都在惶惶不安中度过。回绝了一切应酬,每天深居简出。

他开始害怕敲门声,生怕开门之后迎来一队荷枪实弹的干警。

跑路是不可能跑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跑路。兄弟们坑蒙拐骗偷样样都会,个个都是人才,上了街就跟回到家一样。

一跑,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
所以,他只能寄希望于警方不会查到他头上。

或许诚意感动了老天,警方真的没有找他。

但万万没想到,闹鬼了。

半个月前的一个早餐,他醒来就闻到厨房里传来诱人的香味。

当时也没想太多,直到来到厨房,他才想起来,自己是独居的,那么,是谁在厨房做饭?

厨房里走出了一个人。

用孙三自己的话形容就是:这是他毕生难忘的画面。

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从厨房里走了出来,她手里托着一个盘子,一边走,一边对孙三诡异地笑着。随着她的步子,身上的肉就一块块往下掉,噗噗噗掉在地上,就跟下饺子似的。

孙三当场就晕了过去,醒来后发现还在客厅,以为只是个梦,结果,这才是开始。

此后的每天,女人都会准时给他做饭,而且每天逗留的时间越来越长。

孙三崩溃了,但房子又不敢卖,只得请来道士做法。结果鬼没赶走,几个道士反而被吓疯了。

孙三走投无路,这才找到徐乐。

徐乐听完,大概能明白孙三找自己的意图了。

当初是他把他领上道的。

在孙三看来,他之所以会变得这么残暴,徐乐这位“大哥”功不可没。

所以他杀了人,徐乐这个罪魁祸首,自然也得背负连带。

不啻,也得陪着一起死。

很完美,也很强大的理由。

“哥啊,我们兄弟两,一定要齐心协力啊,不然我们都危险啦!”

孙三抱着徐乐的大腿痛苦流涕。

徐乐拨开他的手指,往后靠了靠,平视前方。

“那可未必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孙三说到这里忽然意识到了什么,扭头看去,正好与一张布满刀痕的血脸来了个鼻子对鼻子。

女鬼狠狠抱住了孙三,身上的肉疯狂地往孙三身上跳去,转瞬就把他全身包裹起来,唯独留下一双充满恐惧的双眼,朝徐乐投去了求助的眼神。

徐乐假装没看到,撇过头,起身拍了拍衣服。

“有仇报仇,有怨报怨,然后,尘归尘,土归土吧。”

……

孙三死了,死的很彻底。

徐乐眼睁睁看着他被咬的支离破碎,灰飞烟灭,连下地狱的机会都没有。

不过这是徐乐看到景象,普通人眼中,孙三是完好无损的,一点外伤都没有,验尸报告上多半也是死于心肌梗塞之类。

按说鬼不可能对人造成这种程度的伤害,但这是厉鬼复仇,属于特例。

看着满地的下酒菜,徐乐掏出,报警。然后又象征性地叫了救护车。

警方很快就来了,徐乐这位的目击者,同时还是报警者,自然要做一番笔录。

但一来孙三一看就不是死于外伤,而徐乐又那么配合,谁都看得出来这家伙与孙三的死没有一毛钱关系,随便敷衍两句就过去了。

这期间,在徐乐“不小心”摔倒,然后铲开一块地皮之后,干警们“敏锐”地看到了埋在土壤中那个带血的布袋子。打开一看,所有人都惊呆了,居然是肉块!

这样的肉块还有许多,干警们飞快行动起来把整个院子翻了一遍,连几个老干警都吐了,居然真的是人肉!

女孩的信息不多时被查了出来,结合警方的备案,事情很快水落石出。

碎尸案破了,凶手也伏法,皆大欢喜。

局长王明忠一拍大腿,露出一副“我就知道”的表情,伸手点着院子说:“我就知道这小子不干净!早就怀疑他了!”

众人喝彩。

院子里还在热闹,徐乐走了。

不过没走出两步,徐乐忽然回头。

十米开外,一个女鬼正在跟着他。

正是刚报完仇的女鬼。

不过此时的她,浑身戾气尽褪,伤痕没了,肉也不再掉,原本刺眼的血色被一件干净的校服代替,小脸蛋还算精致。

徐乐看着她,皱了皱眉:“有事?”

如果真如孙三说的,这女鬼想要拉着他一起下去,那他就得出手教训一顿了。

只要把握好力度,别像昨晚那么生猛,徐乐相信身体不会有太强烈躁动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”女鬼指手画脚,张着嘴,但一个字都吐不出来。

徐乐这才留意到,她没有舌头。

女鬼继续说:“咦……咦……唔!”

徐乐沉思。

女鬼急了,指了指徐乐,又点了点自己:“咦……咦……啊!”

徐乐恍然大悟,试探性地问道:“嘤嘤嘤?”

女鬼:“……”

南方医院黄建学
宝鸡市凤县医院预约挂号
安顺治疗小儿癫痫病医院
河源哪家癫痫病医院好一点
湖南什么医院治癫痫病好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