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门信息港
游戏
当前位置:首页 > 游戏

扶天录 第二十章 一首歌谣一场命!

发布时间:2020-01-17 00:32:21 编辑:笔名

扶天录 第二十章 一首歌谣一场命!

火夭已经提不起力气了,原本所有的怨恨和杀机都化作了害怕。他曾经説这个少年是白痴,现在终于知道,自己这个想法才是真正的白痴。一个两手空空修为不济的稚嫩少年,却将他和铁牙所有的算计和骄傲尽数击败。更为可怕的是,苏辰自始至终都表现的及其冷静。

这样的人,何以能用白痴二字形容。

看着那双明亮的眼睛,还有那把明亮的剑。火夭身躯一抖,慌忙将身前的骨箭头捡起,爬起来,连同匕首一道哆哆嗦嗦的递给苏辰。

苏辰染血的手,在短刃和骨箭头上细细的摩挲,良久之后,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。

在荒林之时虽然远离村落,却也还能找到回去的路。但是如今,距离村落不知多少万里,看不到村落的方向。再回首,不知是何时。这两件东西,好歹是个念想,想念那个永远不可能割舍的地方,想念家……

不过苏辰绝不后悔,这是他的选择,他的渴望,也是他的坚持。

生死之交的一边,苏辰站在白玉道上。对于此地的认知,终于增加了一些。

比如这里并非是只有自己一人,也不是只有漆黑的石壁通道。

火子与铁牙便是从这白玉道上而来,想来这白玉道和自己所行走过的漆黑石壁通道应该是一种东西。苏辰自然不知道,只有闯过了漆黑石壁,在石殿血祭,才会开启这个白色的道路。因为他走过的路并不如此。

但有一diǎn苏辰可以确定,如果想通过白玉道出去,绝无可能。

白玉通道旁,是白色草木,有凶物嘶吼,更没有出路。

这里是死路。

处于死局当中。

苏辰看清楚周围的环境,联想到那白衣人所説的“祭品”,心中微微发凉。

“祭品的命运早已注定,但愿你不要白白死在祭道上!”火子神色阴冷。号称天骄,今日却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仆从被折辱,而且对方还是一个十分弱小的人!这对于火子来説是奇耻大辱,绝无善了的可能。

虽然在他眼中,苏辰本来就是将死之人。

“命运虽然注定,但是这个祭品的归属可还没有定下来!”紫瞳似笑非笑的看了苏辰一眼,冲着火子説道。

“早已预定,他是我的。”火子又一次确认。

“未必。”紫瞳吐出两个字。

两人讨论的对象,自然是苏辰。

如果苏辰没有引发生死之交的异变,没有从白玉光幕中走出来;没有从火子手中夺回伏灵剑,没有雄鹰一跃,扭转生死。两个人对于苏辰绝不会多看一眼,不会对于一个祭品如此上心。毕竟引入石壁世界的祭品很多。

但是如今不同了,两人看出苏辰极有可能是一个“真祭品”,而且心志不寻常,值得争夺。

苏辰没有説话,他只是个初出荒林的少年,骤然被怨风卷入石壁世界,只想活着离开,对于此地的秘密本没有兴趣。可是现在,他知道了一丁diǎn秘密,或许也算不得秘密——他是祭品,被怨风卷入的祭品。

那怨风,真的只是这个意外吗?还是説另有隐情……

很多问题苏辰都不知道,也无从知道。

所以他没有开口。

一旁的火夭和铁牙,心里翻江倒海,怨恨堆叠,却不敢在对苏辰出手。

一剑让火夭惧了心。

一剑让铁牙破了胆。

哪怕那个持剑的单薄少年依旧是那么的弱小,看似不堪一击。

可怨恨之中的惧怕和惊骇是如此的浓烈,两人又怎敢再动手。

“记住,不要死!”时间没有过去多久,白玉光幕开始下沉,生死之交也随之下沉。站在其上的火子向着苏辰看来,大喝道。

如果不去听下一句,如果不是有先前的“祭品”归属问题的争论,説不定苏辰还会感到火子的善意,但可惜下一句话很沉重,“你是血是我的,不要浪费!”

生死之交完全被白玉光幕掩盖了,火子与紫瞳亦不可见。但这句话却无法被掩盖,清晰的传入苏辰的耳中。

有些冰凉,有些刺骨。

火子与铁牙小心翼翼的移动着,直到纵身跳入生死之交的入口时,确定苏辰无法再出手,才狠狠的瞪了苏辰一眼。那目光同样很冷,又带着一些辛灾乐祸。

“苏辰,你注定了是祭品!你的血的大人的,你的剑是我的!”

这是火夭留给苏辰的话。

眼前都是白玉颜色,明亮纯洁。若不是那两个沉重的字,苏辰会好好欣赏一番。在荒林中历经生死,观赏奇景是苏辰喜欢的事情之一。

在那些绮丽的风景中,苏辰能感觉到更多的希望和活力,让心保持明亮。

但如今,这种白很刺骨,就和那两个字一样的冰凉而无情。

苏辰静静的矗立着,握剑的手指已经发白,原本明亮的目光也昏暗了不少。他只是想活着,活着出去。

如此简单的一个愿望却比登天还难。

两个字,定下了苏辰的命运,在被怨风卷入这里开始就已经注定,只是苏辰此刻才知晓而已。

可以反抗吗?

当然可以,只是不会有作用,紫金枪卷起的惊涛骇浪还残留在苏辰的脑海中,那个黑衣人的话带来的刺骨寒冰也未散尽。如此强大的人,根本看不到一丁diǎn希望。

可以逃离吗?

苏辰微微摇了摇头,这里的一切对于苏辰来説都是完全陌生的,诡异的。如果不是一直在生死关头,苏辰对于火夭等人的服饰都很好奇,在荒林中从未见到过。他只是一个突遇变故、拼死闯出荒林的无知少年。

无知在有些时候可以增加胆量,但是一般的无知,只会让人无助和更加的弱小不堪。

在这里,根本找不到路。

也就不可能逃离。

苏辰站立了很久,并非是吓坏了,而是在寻求活下来的可能。

直到思考了所有的结局,直到有其他修士快要闯到了这里,苏辰终于抬起头。所有的可能都指向了一个结局,那个结局已经注定,像亘古的石壁通道一样漆黑,又像眼前的景象一样惨白的没有一丝生气。

苏辰缓缓吐出一口气,从其中感受到一丝温暖。随后抬起衣袖用力的擦了擦眼角,仿佛要将眼前的昏暗擦去。事实上做完了这个动作,苏辰的双眼的确恢复了不少明亮。

因为在做这些动作的时候,苏辰想起了记忆里的一件事情。

岁月流淌,连生死的痕迹都可以轻易地抹去,可总有些事情始终不染尘埃,清晰如昨。

“上帝恩赐,命运天定

希望之光,普照我身

坚毅如钢,勇往直前

而今伊始,命途自闯

……”

这是幼年时跟随父亲入荒林是父亲説过的话,苏辰清楚的记得那时候他不太懂,摇晃着脑袋,抓着父亲的衣角问道,“为什么是‘自闯’呢?我要永远跟随在父亲身边!”

父亲只是笑,长长的叹息一声,转过身去伸手在脸上擦拭了一下。

那时候苏辰不明白这几句话的意思,也不明白父亲为何要叹息、摇头,又为何要转过身去。

如今苏辰恍惚间明白了那声叹息的意思,似乎看见了父亲转过身去在脸上擦拭着的是什么。或许那个时候,父亲已经预感到了什么。

“辰儿,这是一首歌,我教你唱。”

“太好了!”

“上帝恩赐,命运天定……”

浩瀚荒林中,想起一老一少的声音。

父亲的声音很浑厚,如今想起来,那浑厚中似乎带着期许、希冀,以及一些难言。

幼童的声音很欢快,只是跟随父亲唱着歌谣。像是树丫的鸟儿,天空的白鹤,欢乐自由。小手紧紧的拉着父亲的衣角,大眼睛乌黑明亮。

一遍又一遍,歌谣深深的烙印在苏辰的心里,而今似乎又在苏辰的耳边响起。

“希望之光,普照我身……”孩子在唱。

“坚毅如钢,勇往直前!”父亲拉起苏辰的小手,大手拨开荆棘,奔跑起来。

“而今伊始,命途自闯”

……

记忆里,那一日的荒林格外的明亮,就像深谷的幽蓝一样澄澈透明。又像是初冬的大雪覆盖漫山漫野后,清晨里一只睡醒的鸟儿在雪中轻巧的啄着,洒下一路的小脚印。

那时候父亲的手也格外的温暖,厚实,牢牢的将苏辰的手握在掌中……

即使眼前是陌生危险的纯白,即使前路漆黑,注定了死亡,血与骨零落。可当苏辰呓语起这首歌谣,想起昔日的种种,心里立刻敞亮起来。

他只是一个初出荒林的无知少年,负重伤,破衣衫,对于这里的了解近乎于无,被定下了不可改变的命运。

可他并不相信这个命运,更不可能去接受这个命运。

因为苏辰的心中,自幼年的那一首歌谣起,就有了另外一个命运。在父亲消失后的日日夜夜里,那个命运逐渐清晰起来。那个命运也是两个字,叫做——自闯。

……

几年来,莫不如此。

“我不是祭品……我是苏辰!”

当手掌将眼角的湿润擦尽,苏辰从回忆中醒来,双目终于再次明亮起来。

纵使被怨风卷入此地就注定了无法活着出去;纵使接下来的路更加的凶险难测,九死无生;纵使要面对难以想象的对手,他也要闯上一闯!

白玉石道上,沉寂了数个时辰后,终于又有修士走到了这里。交汇处的白玉光芒依旧若隐若现,入口打开之后还没有关闭。两人见到苏辰一动不动的站立在白玉道上,脸上露出惊诧之色。

毫无疑问,这两人很强,否则也不会这么快就走到这里。

阿木尔林业局职工医院
铁力人民医院
重庆的妇科医院
锦州治疗前列腺炎费用
武汉治疗白癜风办法
友情链接